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-金沙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
您的位置: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-金沙网站 > 音乐乐器 > 民间艺术的惨淡发展

民间艺术的惨淡发展

2019-11-16 14:44

民间艺术的艰辛发展

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.02.15

“正月十六、十七都排满了,再演就排到正月二十了!”65岁的戏班班主顾敬东正在接电话,见到记者,他放下电话,抱怨中分明带着几分欣喜:“从年初二到现在,一天都没停过!开始时在吴江那边连演3天,初五初六又到芦墟演,今天刚转场来到金泽。”

大年初十,沪郊青浦区金泽镇陈东村。老顾正准备装台,下午1点演出。边上的一辆农用机动三轮车装着整个舞台:20块大约0.5×1.5米见方的舞台板整整齐齐地架在车上,还有10多根长短不一的钢条钢架。开三轮车的老杨说:“我这车闲时跑运输、忙时拉舞台、农时运粮食。”老杨是雇来的,到哪装舞台,把舞台运到哪,提前一个电话就行了。这天一早不到7点,他就赶去装车,9点不到就把舞台运到这里了。

演员陆贞利、扬琴手王木生来了,加上老顾的妻子和村里负责老龄工作的老谢,大家一起动手,先将钢架连接起来,用螺丝固定好,再安上舞台木板,很快,一个宽6米、深3米、高约75厘米的小舞台就搭起来了。用编织袋围起四周,舞台中央挂上背景布,放上演传统戏的桌子椅子,套上红布罩,不到一个小时,小舞台就像模像样了。

老顾从年前刚刚花2万元钱买来的“奇瑞qq”上搬出乐器、音响等设备,“都是去年国庆节刚刚买的,5000多元。每年都要更新一些设备,过去用的太落后了,今年干脆全换新的。”

“我们这设备简单,调试好了就不用管了。我们人人都会,谁先来了谁先调。”扬琴手王木生补充道,“你别看我们老顾是戏班主,他得装台、调音,还是我们戏班的胡琴手,二胡、生胡、越胡、锡胡样样通哩。”

这是一个仅有10余人的小戏班,叫“乡韵小戏苑”,是戏班班主顾敬东想出来的名字。

“我们江浙沪交界地区的老百姓都喜欢沪剧、锡剧,喜欢越剧的群众要少一些。每年正月,这些地方都要演戏、都要看戏。我们从小就看戏班子演出,老一辈人也是这样过来的。我们演当地老百姓最喜欢的传统戏曲,所以叫‘乡韵’。”老顾说,“称‘小戏苑’,是因为我们人少,不演全本大戏,全演折子戏、名戏名段。我们在江浙沪交界方圆100-200公里范围内,北面最远到江阴、泰州,南边到桐乡,走到哪演到哪,非常方便。”

作为一种历史文化传承,江浙沪乡间的“草根”戏班子过去曾有不少,而且都有一个雅号,现在逐渐式微。“我们想把‘乡韵小戏苑’的名气叫响,让附近老百姓一听到‘乡韵小戏苑’,就会想到我们。”老顾有自己的想法。

“乡韵小戏苑”有个特点,就是在演出中加入在江浙沪失传多年的古老的“宣卷”艺术。如今的人们对“宣卷”已经知之不多了,其实顾名思义就是说书,由一人主讲,二人帮衬,小乐队伴奏,有点像苏州评弹,但又不尽相同。“宣卷”源于唐代“信讲”和宋代的“说经”,至清代出现以唱“宣卷”为职业的民间艺人,讲的全是“劝人为善”、“除暴安良”的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,许多故事其实都是根据传统戏剧改编而成,有的没有脚本,由主讲人随意发挥,即兴表演。同一个故事,不同人讲的情节、长短都不一样;同一个人讲的同一个故事,前后两次也可能不一样。最早用木鱼伴奏——声声清脆;后来演变成了二胡、扬琴、笛子、三弦的丝竹伴奏——婉约绕梁。江浙沪交界的嘉善、吴江、青浦一带的民间流传着上百个不同版本的“宣卷”脚本。由于大多是口口相传,有文字记载的脚本已很难找到了。这两年,当地文化部门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些还在世的老艺人,用录音方式整理出版了一些脚本。其实 “乡韵小戏苑”67岁的主演李小生,10多年前就开始走村串乡,不断收集脚本,并向老艺人讨教演出技艺。

记者在石米村李小生家见到了他收集的60多本“宣卷”脚本,全是用毛笔手抄的,字迹工整、清晰,最早的是民国时期的,纸张已泛黄、破旧。这些脚本年代久远,还有一些色情、暴力和封建文化的糟粕,而且有的名篇讲起来要2-3天。于是,顾敬东和李小生一起整理、压缩成2-3个小时的演出本。这样的工作量巨大,老本子又不能损坏,他们就先复印,后压缩、整理、改编,开始时一个本子要讲20多天甚至个把月,经过一边试讲一边修改,反复演出多次后才慢慢定下,“最终成为现在我们自己的宣卷脚本。”目前,戏班已整理、改编、演出的“宣卷”剧目达10多部。为学习表演方法,老顾还专程到江苏同里,以二胡琴师的身份加入那里仅存的“宣卷”演出班,一边拉琴、一边学习。积累演出经验后,才开始自己的演出。传统的“宣卷”表演形式是一人宣讲,为适应舞台演出需要,顾敬东的戏班采用了两种形式——李小生单人讲或顾敬东、陆贞利双人讲,受到村民的欢迎。

为适应时代的发展,前些年当地文化部门还帮助老艺人自编自创了一些有时代特点的“宣卷”节目,但因“宣传”味儿太浓,没有流传。老顾、老李告诉记者,他们尝试在“宣卷”中加入当地农家喜事、新事和乡间的新风气,哪怕5分钟、10分钟的小段子都很受欢迎。对身边的人和事,观众有亲近感,容易引起共鸣,每次演出效果都很好。

小戏班虽然不演大戏全本,但演出的折子戏、名剧名段不少,锡剧、沪剧、越剧都能演、都能唱,50多个精彩折子戏能连演5天5夜。记者了解到,锡剧团来演一场全本戏要1.2万元,越剧团来演一场全本戏也要4000-5000元。老顾的小戏班子演一场1000多元就可以,而且台子小,哪里都能搭,转场也方便。农家有喜事,或逢堂会、庙会,常被邀请去演,一年下来,要演100多场。

----来自文汇报

本文由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-金沙网站发布于音乐乐器,转载请注明出处:民间艺术的惨淡发展

关键词: